melodyinfin

开心就好,赞和粉丝能吃嘛?!

【佐鸣】我把世界还给你

之前的 梦十夜 的番外,讲的是平行世界里柱子和克隆鸣宝的故事

好吧我承认设定好奇葩

BE注意

只是随便写写,而且总体偏意识流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一句话总结一下

大概就是

”已经结婚了但是自己喜欢的人忘不了前任要自杀了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这样?


我把世界还给你

 

宇智波佐助就快要死了。

 

毫无由来地,他如此坚信着。

 

而此刻站在他眼前的黑发男人看起来是那么的俊朗,面如冠玉,身姿挺拔。男人的一只眼睛被藏在了黑色的头发下,而另一只,正直直地望向小路的彼方。

 

男人的面色红润,精神饱满,柔和丰沛的查克拉从男人的身体里溢了出来,密实地裹住了他和男人周遭的空间。

 

他张大了一双蓝眼睛看着他,又一次在心里默默地重复了一遍。

 

宇智波佐助就快要死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带着不安的目光,黑发的男人转过脸来。将手里的草薙收回了腰间的刀鞘里,男人忽而对着他微微一笑。

 

“怎么了?”

 

他听见男人用略带沙哑的嗓音这样问到。

 

宇智波佐助就快要死了。

 

他混乱的脑海中再次回荡起了同样的一句话,他知道一切的结局,却又只能空望着眼前男人的笑颜无能为力。

 

他突然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了眼前男人略显瘦削的身体。

 

他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将顶着一头金发的脑袋埋在了比他高出一个头的男人的颈窝里。

 

他感到对方偏过头来,将脸颊贴在了自己被金发遮住的额角上。

 

黑色头发的男人抬手揉了揉他被剪的短短的头发,低低地笑出了声。

 

 

 

他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过属于自己的名字。

 

小孩,小鬼,小怪物,他从很多与他擦肩而过的人们口中听到了他们对他的称呼。

 

而那些,都不是他的名字。

 

他曾经被一个路边的孩子这样嘲笑过。

 

“如果没有名字,你不就和山间的花草虫鱼一样了吗?”

 

这么说着的时候,那个初次见面的孩子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无害地望着他。

 

“即使有一天你消失不见,也不会有人发现的。”

 

存在在这里却不被任何人所注意到。

 

这大抵应该是一件非常悲惨的事吧。

 

他想。

 

可是,他却一点也不觉得难过。

 

因为他觉得,只要佐助还能记得他,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至于名字,如果佐助觉得没有也没关系的话,那么他也完全不会在意。

 

 

 

他喜欢宇智波佐助。

 

他是如此笃定,甚至懒得去思考其中的缘由。

 

这种东西还用得着去想吗?

 

他时常会暗暗地腹诽。

 

那个黑色头发的男人英俊强大,而且体贴温柔。

 

更何况,那个男人在他记忆的开始之时,就存在于他的视野里。

 

在他还被裹在襁褓之中的时候,他就在男人温暖的臂弯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日日夜夜。而等到了他蹒跚学步的日子时,男人则耐心地牵过了他的手,带着他走过世间的千山万水。

 

他为他带来了阳光和雨露,他为他遮去了狂风和暴雨。

面对着他的时候,黑发男人的神情总是柔软的。他唯一一只黑色的眼睛会微微地眯起,利落的剑眉会在光洁的额前弯成好看的弧度,开合着的薄唇里间或会露出一点点洁白如玉的牙齿。

 

他又一次在心里确认了一遍。

 

他喜欢宇智波佐助。

 

 

 

在他十二岁那年,黑色头发的男人送给了他一件礼物。

 

那是一块护额,他曾经在一位与他们相遇过的忍者的额头上见到过。

 

他从男人摊开的手里接过了那块薄薄的金属片托在掌心里,低着头细细地端详了起来。

 

护额被打磨得溜光的表面反射着夺目的阳光,刺得他的眼睛生疼。

 

而那个被刻在金属表面的纹样,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形状。

 

那也许是一片落下的树叶,而树叶中间那团漩涡状的线条又像是一簇正要燃起的火焰。

 

他看着那被铭刻在护额上的图案,一时间僵在了原地。

 

“那是木叶的标记。”

 

他突然听见站在他面前的男人这样说到。

 

“也是你终将回去的地方。”

 

 

 

他见到了一只巨大的红狐狸。

 

狐狸的九条尾巴在它的身后肆意地摇摆着,它低下脑袋直盯着他瞧,红宝石一般的眼睛一眨不眨。

 

“哦!这就是大蛇丸那个家伙为你做出来的替代品么?长得还真像啊!”

 

他看见大狐狸眯起了眼睛,咧开嘴巴露出了一排锋利的牙齿。

 

那也许是一个嘲笑的表情。

 

他忽然间感到莫名的心惊。向后退了几步,他朝着身旁的黑发男人望了过去。

 

而眼前的男人也随着他的动作偏过头来。

 

男人沉默着,敛下眸子安抚般地冲着他笑了笑。

 

突然,一阵凌厉的风夹杂着杀意朝着他们袭来,黑发的男人匆忙上前护住他的身体向后方退了过去。

 

等到他终于稳住身形的时候,一只被橘红色毛发覆盖住的利爪赫然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宇智波家的小鬼,你好大的胆子!!”

 

他听见红狐狸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偌大的山洞里,嗡嗡作响。

 

“你害死了鸣人,居然还有脸带着这个赝品出现在老夫的眼前?!!”

 

狐狸血红的眼睛在黑暗的空间里发出了冷冽的光。

 

“你当真的以为老夫不敢杀了你吗?!!”

 

狐狸将脸凑了过来,红色的眼睛直盯着他湛蓝的眸子。

 

黑发男人紧拥着他,将身体挡在他的面前,为他隔开了狐狸灼热的吐息。

 

“不要害怕。”

 

他听见男人在他耳边轻声说。

 

“我不会让它伤害你的。”

 

说罢,男人松开了禁锢着他的手臂,转身看向了近在咫尺的狐狸。

 

他深吸了一口气,觉得方才还占据了自己心脏的恐惧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九尾。”

 

背对着他的男人这样说到。

 

“这个孩子今后就拜托你了。”

 

 

“哈?!”

 

狐狸把脸凑地更近了,漆黑的鼻尖几乎就要贴上了眼前男人的下巴。

 

“宇智波家的小鬼,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狐狸的语气带着不屑和嘲讽。

 

“照顾这个赝品的活计你自己做就好了!!”

 

红色的狐狸瞪大了一双狭长的眼睛,威胁般地张开了大嘴,一股热流便夹杂着强大的查克拉扑面而来。

 

而眼前的男人依旧不为所动。

 

“这种事情,我已经做不到了。”

 

他看见男人仰起了头,低哑的声线里没有一丝波澜。

 

“因为,我要把原本属于他的东西,一分不少的还给他。”

 

 

 

他也许永远都没有办法打从心底憎恨宇智波佐助。

 

无论是他吝啬于给他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还是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告诉他一切的真相。

 

他想,他的一切都是宇智波佐助给他的,所以就算有什么他并没有给予他,他也没有恨他的理由。

 

更何况,他,不是他。

 

第一次听到“漩涡鸣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是怎么想的呢。

 

尽管他和那个已经死去多年的男人有着相同的相貌,而在宇智波佐助的眼里他甚至连那个男人的替代品都算不上。

 

他依旧喜欢着宇智波佐助,却莫名其妙地讨厌起了未曾谋面的“漩涡鸣人”。

 

他从大狐狸口中知道了很多“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的故事。

 

而那一切对于他来讲是那么的遥远。

 

他被夹在在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的中间,进退两难。

 

喜欢又怎么样,讨厌又怎么样。

 

他发狠般地将那块刻着木叶纹样的护额紧紧地系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在宇智波佐助的眼里,他永远也成为不了“漩涡鸣人”。

 

 

 

入夜后的空气里总是带着点点凉意。

 

他看见那个黑色头发的男人坐在树下闭着眼睛,像是在做着什么美梦。

 

男人的呼吸非常的轻,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他走了过去,在男人身前跪下,而后展开手臂环住了男人白皙修长的脖颈。

 

“佐助,不要走好不好。”

 

他哑着嗓子低低央求,噙在眼里的泪水几乎就要夺眶而出。

 

眼前的男人应声张开了漆黑的眸子,他看着他,微笑着摇了摇头。

 

“对不起。”

 

男人说。

 

“我想实现你所有的愿望,唯有这个我做不到。”

 

他终于还是哭了出来,任由泪水爬了一脸。

 

他将头埋进了男人的颈窝,一如他们一起度过的那些时光里一样。

 

“那么,临走前,我可以向佐助要一样东西吗?”

 

他闭上眼睛,收紧了环绕着对方的手臂。

 

“把‘漩涡鸣人’这个名字放在我这里好吗。”

 

“我会好好保管它。”

 

“还有木叶村也是,我会回去那里,成为新的火影,照看好这个世界。”

 

“等你们回来的时候,我会把一切都完好无损的还给你们的。”

 

“所以……”

 

他说不下去了,因为心里的悲伤和不甘全数化作泪水和哽咽,将他的喉咙堵了个密不透风。

 

他成为不了他。

 

他知道。

 

但是他对宇智波佐助的喜欢一点也不会输给其他任何人。

 

被他拥住的男人叹了一口气,抬手拍了拍他那个长满了金发的脑袋。

 

“好。”

 

良久之后,他才听见男人这样回答到。

“谢谢你,‘鸣人’。”

end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