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infin

开心就好,赞和粉丝能吃嘛?!

【佐鸣】(短篇)宇智波警官和漩涡拉面教教主

深夜发病史直播,慎入,OOC

修正了一些bug,灵感来源于加班在路边摊上吃的开心花甲(喂)

一发完结

宇智波警官和漩涡拉面教教主

 

 

重吾觉得最近他的顶头上司宇智波佐助有点奇怪。

 

啊,不对,应该是非常奇怪。

 

重吾看着宇智波佐助手里攥着今天一早从隔壁农贸市场买回来的番茄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派出所的门,活像一个拿着戒指准备跟心仪已久的女孩求婚的热恋男青年。他抖了抖手里拿着的户籍资料,脑中刷新了对最近自家上司心理状态的评价。

 

甚至,他在宇智波佐助消失在门口的时候瞥见对方手里的番茄折射出了和戒指上钻石一般闪亮的光芒。

 

难道是电脑屏幕盯太久,眼花了?

 

重吾将手里成摞的文件使劲在办公桌上墩了墩,闭了闭眼后又朝着空无一人的门口看去。

 

嗯,一定是他眼花了。

 

 

 

傍晚时分,宇智波佐助在水月惊讶的目光中将吃剩的泡面盒丢进了脚边的垃圾桶。

 

在这之前,他还看见宇智波佐助用手边的裁纸刀将他最喜欢的番茄切片丢进了泡好的面条里。

 

目瞪口呆的水月并没有发现,此时自己脸上的表情已经扭曲到一种程度,好像他的所长刚刚吃下去的并不是一碗泡面,而是一桶苍蝇。

 

他张着嘴傻愣了半天,直到对面的宇智波佐助将带着疑惑的目光转向他时,他才慢慢合上了自己的下巴。

 

闭嘴的同时,水月呲溜一声顺道吸回了已经流到嘴边的口水。

 

就和全派出所都知道宇智波佐助喜欢吃番茄一样,这里几乎没有人不晓得宇智波佐助对垃圾食品嗤之以鼻。尤其是速食泡面之流,光是闻到味道就会让感觉敏锐的宇智波警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一公里以外。

 

所以,一旦遇到加班,在这个前不着饭店后没有外卖的派出所,即便全所的人都在吃泡面,宇智波佐助也会选择揣上钱包去边上的菜市场买几个番茄回来填饱肚子。

 

当然人都是善变的,结了婚还能出轨谁没有移情别恋的时候?番茄再怎么好吃也不能天天吃。

 

因此……

 

水月被迫从自己的上司那里见识到了很多番茄的奇葩吃法。

 

有糖拌的醋腌的盐渍的……

 

总而言之,只要尽情放飞自我,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宇智波佐助也是个感情专一的人。

 

他曾经出于好奇问过宇智波佐助为什么对番茄情有独钟。而他的上司面瘫着一张能让全木叶姑娘为之疯狂的帅脸这样回答了他。

 

“番茄又名西红柿,富含多种人体必需维生素,多吃除了有益身体健康以外,还能够起到提升X功能的作用。”

 

水月简直要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为什么会说出和自己高冷画风如此不相符的答案啊宇智波警官!

 

当时还是初来乍到的水月在内心这样咆哮到。

 

直到水月在派出所年终聚会上见识到宇智波佐助冷着一张脸被穿着暴露的漩涡香磷坐怀却依旧不乱,并且还能淡定的对对方说:“自古男女授受不清。”时,他才恍然大悟,觉得自己当年的想法是幼稚的,可笑的,无可救药的。

 

这已经不是画风问题了。

 

宇智波佐助,你确定你需要提升X功能吗你真的不是X冷淡嘛?!

 

当然,这句话水月并不敢让宇智波佐助听到,因为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会被对方高压灼热的目光融化成一滩液体,汇入阴沟,成为城市污水中的一员。

 

算了,有时间还是去看看耳科吧。

 

 

 

宇智波佐助觉得最近只要一打嗝嘴里就会涌出一股子泡面味。

 

他吞了口口水,又清了清嗓子,伸手从裤兜里摸出了番茄味口香糖扔进嘴里。

 

宇智波佐助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慢悠悠地往前走,刚转过拐角就看见顶着一头金发的摊主正吱吱嘎嘎地往小巷里推着他的手推车。

 

很快对方也发现了他,隔着人行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就笑得龇牙咧嘴,举起一只手朝着他拼命地挥动起来。

 

宇智波佐助弯了下嘴角,攥紧了捏在手里的番茄,加快了脚下了步伐。

 

 

 

 

漩涡鸣人对于宇智波佐助而言,大约可以算的上是半个救命恩人。

 

至于为什么是半个,也许是因为宇智波佐助觉得即使那时漩涡鸣人不出手相救,他也不大可能会落得一命呜呼的下场。

 

不过,如果真没有了漩涡鸣人的那半碗速食泡面,他估计就要在那天晚上饿昏在木叶街头,在第二天作为流浪人员被隔壁区的日向宁次警官带走,并在第三天登上火之国的新闻头条了。

 

所以漩涡鸣人是他的救命恩人,虽然只是半个。

 

今天的宇智波佐助也坐在自己救命恩人的手推车前,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面前的味增叉烧拉面,一边欣赏着漩涡鸣人被锅里的蒸汽熏得发红的脸。

 

眼睛黏在对方身上盯了他半晌,宇智波佐助终于机械地嚼了嚼嘴里胡成一坨的拉面,咕嘟一声吞了下去。

 

啊,还是觉得好饿。

 

他看着对方缀着金黄色发丝的鬓角滑下了一颗晶莹的汗珠,揉了揉自己已经装满面汤的肚子,这样想到。

 

 

漩涡鸣人第一次见到宇智波佐助,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那大概是半夜一点左右,漩涡鸣人送走了摊上最后的客人,收拾起锅碗瓢盆正准备关门。

 

就在这时,他看见小巷的入口钻进来了一个人影。那人站在巷口朝里望了望,便左摇右晃地朝着他的手推车直冲而来。

 

该不会又遇到醉汉了吧。

 

这是漩涡鸣人当时的第一反应。

 

现在世道不太平,经常有人半夜喝醉了酒在大马路上瞎逛。

 

只是普通的喝醉了还好,如果碰上了喝醉的社会小青年,那估计少不了一场恶战。

 

作为一个本分的生意人,漩涡鸣人也不知道碰上了这样的对手他能和对方打成啥样。琢磨了半天也没个结果的他咽了口唾沫,一面回忆起当年在学校里和人群殴时的情景,一面握紧了手里的汤勺。

 

就在这时,对方在漩涡鸣人紧张兮兮的眼神里来到了手推车前站定,而后抬起了脸。

 

是个帅哥……

 

漩涡鸣人死盯着对方上上下下地看,又把手里的汤勺举高了一点。

 

不不不,就算是帅哥也不能大意!

 

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吗?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就在他准备出声盘问对方的来历时,只见站在面前的帅哥两眼一翻,朝着地面上摔了过去。

 

然而他最终也没能摔在地上。

 

漩涡鸣人把倒下去的人扶了起来,又颤颤巍巍地掏出了手机。

 

就在他纠结着是应该先打110还是120的时候,靠在他肩膀上的人突然出了声。

 

“我……好饿……”

 

“哈?!”

 

结果,漩涡鸣人把作为晚饭的速食泡面分给了这个帅哥一半。

 

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吃掉了他半碗泡面的人不是喝醉的社会青年,也不是无家可归的叫花子,而是两条街外派出所的所长,名叫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最近把自己的晚餐从番茄的一百种吃法换成了生番茄片和漩涡鸣人的拉面。

 

只要他不加班,就一定会出现在漩涡鸣人的手推车前,不是吃着拉面看着漩涡鸣人招呼客人的身影,就是吃着拉面听漩涡鸣人从四书五经谈到人生哲理。

 

好吧,其实漩涡鸣人讲的东西和四书五经人生哲理并没有半毛钱关系。

 

事实上,漩涡鸣人在说什么对宇智波佐助而言根本一点也不重要,他只要能见到漩涡鸣人那头看起来就手感很好的金发和那双经常会被面条的热气蒸的水盈盈的蓝眼睛就心满意足了。

 

而有的时候,一向对摄取信息质量要求很高的宇智波警长也能记住一些无关痛痒的消息。

 

比如说漩涡鸣人做拉面的手艺是他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他爷爷的爷爷曾经靠着这手绝活得到了掌权者的认可和支持,在全国各地开起了分店。虽然到了他这一辈全国各地的分店变成了一辆简陋的手推车,但漩涡鸣人依然梦想有朝一日能续写爷爷的爷爷当年的传奇。

 

比如说漩涡鸣人尽管拉面做的很好吃,但是他本人更喜欢吃速食泡面。因为拉面的制作需要很长的时间而泡面在加了热水三分钟之后就可以大快朵颐。虽然哪怕只是三分钟也叫人急不可耐。

 

还比如说漩涡鸣人发现周边开始流行开心花甲,经常念叨着是不是到时候该研发新产品了,然后尝试尝试把花甲放进拉面里这种史无前例空前绝后的吃法。

 

他知道漩涡鸣人喜欢在吃泡面的时候喝牛奶,不喜欢吃蔬菜和宇智波佐助偷偷放进他泡面里的切成小块的番茄。

 

宇智波佐助吃着面,抬头看了眼面前叽叽喳喳的漩涡鸣人,嘴角挑起了一个柔软的弧度。

 

 

 

随着时间的推移,宇智波佐助发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

 

虽然和旁边新开张的开心花甲相比,漩涡鸣人手推车前的客流量并不算多,但一个星期的每一天都出奇的固定和一致。

 

周一的时候,隔壁区特警大队的专案组组长奈良鹿丸一定出现。周二的时候则是市医院的外科医生春野樱。周三的时候小学教师雏田会坐在摊子前吃一碗味增叉烧。周四是宠物托管中心的主任犬冢牙。周五是害虫防治中心的油女志乃和跆拳道教练李洛克。而周六周日,会有一大群周边学校的迷弟迷妹把摊子上的每一张塑料板凳都占的满满当当。

 

甚至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忙成一只那什么的日向宁次都会一有空当就在这里露个脸。

 

这些人的行程雷打不动风雨无阻,简直就像最虔诚的朝圣者一样。

 

宇智波佐助突然觉得漩涡鸣人有一股神奇的魔力,也没由来的感到忧心忡忡。

 

他又打了一个嗝,突然觉得嘴里的泡面味有了淡淡的酸意。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拉面教教主,为饥饿迷茫的人们指引前进的道路。”

 

宇智波佐助看见漩涡鸣人举着一碗味增叉烧站在神坛上,浑身上下连带他手里的那碗面都散发着瞎眼的金光。

 

他的四周被一圈圈的人围了个密不透风,个个都是他虔诚的教徒。此时,他们都匆忙下跪顶礼膜拜,口中高呼着:“壮哉我大拉面神教!信教主,得永生!”

 

宇智波佐助在人群里看见了日向宁次,奈良鹿丸,春野樱以及那些经常出现在漩涡鸣人手推车前的客人。

 

宇智波佐助猛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噩梦吓醒了。

 

 

 

宇智波佐助又一次出现在了漩涡鸣人的手推车前。

 

他杵了很久做了半天心理建设却啥也没点,终于在漩涡鸣人不解和询问的目光中双手抱胸,一字一句抑扬顿挫地问道。

 

“漩涡鸣人,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关掉这个拉面摊?”

 

被他盯住的漩涡鸣人缩了缩肩膀,蓝色的眼睛在宇智波佐助板成铁块的脸上疑惑地逡巡了一会,然后犹豫着答道。

 

“除非佐助当了城管啦……哈哈,不过不可能的吧我说,佐助负责的明明是户籍啊。话说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话音刚落,只见宇智波佐助微微一笑,一手拿起番茄一手拿起水果刀,在漩涡鸣人的注视与尖叫声中,将手里番茄的碎块丢进了摆在手推车上的拉面汤头里。

 

翌日,手臂上带着“城管”袖章的宇智波佐助以扰乱公共秩序影响市容为名,从漩涡鸣人手中抢走了他赖以为生的赚钱工具手推车。并在数月以后在这条翻修改建过的小巷里买下了最大的店铺划进了漩涡鸣人的名下。

 

当然,对于店铺的名字由其最大股东宇智波佐助大笔一挥成了“漩涡番茄拉面店”,且店内所有的单品都新增加了番茄口味这些小细节,大概没人会在意。

漩涡鸣人的迷弟迷妹们也觉得,可以再一次吃到教主亲手制作的拉面已经此生无憾了。

 

今天的木叶也一如既往的和平。

 

 

评论(4)

热度(73)